主页 > www.845555.com >
女儿失去末出生的弟弟整天的哭怎么办
发布日期:2019-10-02 06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2017-03-13展开全部《天涯赤子心》是年的大型励志亲情剧。是陆子艺和孙天宇首次合作的作品。该剧讲述了两位孩子从飘洋过海来到厦门寻找父亲,经历重重困难,尝尽人间冷暖,以纯洁无暇的赤子之心感化社会污糟心灵的故事。两位小演员在剧中为了生存和筹措路费,用稚嫩的双手做刺绣、编灯笼、艺、一路流浪只为了找爸爸的情感让现场很多工作人员动容。

  8月1日,由市石油化工医药工会主办、晋开集团承办、市冬泳协会协办的市石油化工医药工会首届职工游泳比赛成功举行。据悉,此次比赛设置了男、女50米个人赛和450米男、女团队接力比赛等项目,吸引来开封铁塔橡胶集团、开封东大化工有限公司、中国化学工程第十一建设有限公司、河南天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等7支代表队、140余人参赛。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角逐,各奖项花落有主。

  鸳鸯绣坊,港区一家很雅致的刺绣店,取名鸳鸯是因为女主人手艺高超,尤其是所绣的鸳鸯栩栩如生,盛名远播,此刻店内充满着温馨和幸福的气氛,因为,今天是主人世贤与夫人淑华的结婚纪念日,两岁的女儿小君和刚出生的儿子小杰展露着可爱的笑容,彷佛也感受到这浓浓郁芳的天伦之乐。

  2013年4月21日,陆子艺参加‘’保护地球-绿色行动”公益盛典,现场演唱歌曲《地球,你好吗?》

  突然,店内闯进不速之客,是三名彪形大汉,虽然他们称呼世贤是少爷,虽然他们对世贤也真有几分敬意,但是他们却强行要把世贤押走,世贤虽拼命反抗,屋内的一些饰品和玻璃被撞倒、砸碎,两个孩子也吓得嚎啕大哭,让错愕的淑华不知所措,当她回过神来,世贤已被押上轿车,疾驰而去,只留下淑华悲怆的哭唤声在空间回荡。

  经过打听,淑华才知道是厦门郑记洋行的老板郑老爷派人来把世贤押回厦门,郑老爷是世贤的父亲,当初世贤是和淑华私奔成婚,世贤是留洋的富家子,淑华只是靠刺绣维生的清秀佳人,门不当户不对,所以郑家的人根本不承认这门婚事。

  世贤这一走,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音讯全无,而淑华也不知道世贤在厦门的,再怎么打听也没结果,一再的失望,无情地侵蚀着她的心灵。

  美丽的夕阳就像一层黄金,洒在安平港的水面上。每当港口的船只汽笛响起,那声声长鸣总带着一点忧郁哀怨,似乎在呼唤着海的另一边,那未归的家人。

  每隔几天的下午,由厦门抵达的船只靠岸,淑华经常背着襁褓中的小杰,牵着小君到安平港盼望着,望穿秋水,天涯犹有未归人,每次的等待都是落空,在落日余辉中默默然离去,身后的影子越拉越长,伴随着无限的惆怅和落寞……。

  淑华经常为了赶工,不眠不休,一针一线地刺绣,就像精雕细琢的艺术品,靠着刺绣所赚的钱,刚好维持他们一家的生计。

  当年曾目睹淑华与世贤被拆散的阿发,对淑华母子同情至极,总是尽力帮助她们,但为了避免闲言闲语,阿发能做的很有限,除了送点鲜鱼给她们母子补补身体,或是带些外地的小玩意给小君、小杰玩,除此之外也帮不了什么忙。

  虽然小君和小杰很想要有爸爸,也常羡慕其它的孩子拥有完整的家庭,但在淑华面前,小君与小杰也乐观地珍惜淑华这份深厚的母爱,他们知道淑华的辛苦及心酸,平时不但非常乖巧,帮忙料理家事及顾店,还会表演逗淑华开心,虽然生活清苦,但有这对儿女的安慰,淑华的生活里也少不了快乐的笑声。

  但淑华的身体并不好,长年的操劳令她的健康每况愈下,病弱而无法多赚点钱维生,只好开始变一些值钱的东西,最后实在撑不下去了,积欠租而被东赶出,孑然一身的淑华母子,只好收拾少得可怜的家当,搬去娘家。

  不幸的是,阿发船长打听到郑家正在派人找寻小杰,而匆匆赶来找淑华时,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,没有人知道她们去了哪里,留下愕然万分的阿发。

  淑华的娘家在很偏僻的乡下,子不大且有些简陋,仅能遮风蔽雨,正在门口喂食鸡鸭的白发老太太一看见淑华,不由得和淑华抱头痛哭了起来,原来她就是小君和小杰的外婆。

  外婆拄着拐杖带着他们进屋,屋内阴暗简陋,外婆拖着不便的身子,把厨柜内珍藏的发糕拿出来给小君和小杰吃,还抱怨着问淑华为什么一直不带孩子回来?淑华苦笑欲言又止地,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哀愁。

  不久,一个看起来比淑华还老的妇人,以及一个黑黑瘦瘦的男子回来了,他们就是舅舅和舅妈。

  舅妈一看见淑华,就十分谄媚巴结着,她还认定淑华是“嫁给厦门洋行少爷的大姑”,误以为淑华日子过得很好。当她知道世贤早已被郑家的人带走,淑华独力养大两个孩子,如今是前来投靠的,当场脸色便垮了下来,直抱怨诉苦地说,日子已经不好过了,又养了一个不做事的老人,现在还要多养三个,他们怎么吃得饱?吃不饱怎么下田?淑华赶紧塞了些钱到舅妈手中,舅妈脸上总算勉强露出一些笑容,淑华也承诺会帮着贴补家用!

  舅妈无奈之下只好勉强同意让淑华母子住了下来,但只有牛棚旁边的小木屋可以让他们母子栖身。外婆把自己的被子让给淑华母子盖,天气越来越接近冬天了,外婆仍不让淑华母子知道,那床被子是唯一的一床,她每个晚上都强着寒冷,只为了让淑华母子好过些。

  家里的食物不多,小君和小杰总是吃不饱,小杰更是天天喊着饿,外婆时常偷偷藏食物给小君和小杰吃,他们也知道绝对不能被舅妈发现,偷偷地躲起来吃。

  在穷苦的舅舅家,小君、小杰常主动帮忙做家事,每当舅妈又为了生计大吵大闹,和外婆起争执时,小君与小杰便想尽办法,逗外婆开心,让外婆笑得合不拢嘴,常说这两个可爱的外孙,让她重新感觉人生的快乐,能和这两个外孙在一起,她已别无所求了。

  那年的庄稼歉收,舅妈与舅舅非常担心无法熬过冬天,要求淑华帮忙做事,多赚点钱。淑华本想做她唯一拿手的刺绣缝补工作,但是,舅妈却说这里都是辛苦的人,哪会花钱这些精致不实用的东西?淑华只好放下针线,拿起锄头下田了。只不过淑华原本身体就已极为虚弱,怎禁得起做粗活苦工?她平时强颜欢笑,努力地种田,私下却隐瞒着自己吐血昏倒的事,不想让外婆和两个孩子担心。

  每当她下田回家,小君和小杰知道淑华辛苦了一天,便争着帮她捶肩、,希望减轻淑华的负担。但见到淑华那虚弱的模样,小君与小杰便商量着,一起上田帮忙淑华,起初淑华不愿意让两个孩子做粗活,但小君与小杰却把田里的苦差事,当做游戏,快乐的做事,让淑华看了,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。

  直到淑华又在田里昏倒了,被邻居送回家时,她身上都是吐出来的鲜血,外婆哭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。从那天起,淑华就只能虚弱地躺在床上,舅妈的脸色更难看了,不再在淑华背后骂小君与小杰“杂种”,而是当着淑华、外婆的面也会骂。淑华听了难过地流下眼泪,小君气极了,愤怒地顶撞舅妈,却被淑华打了一耳光,要她向舅妈道歉。小君又是伤心,又是生气,她跑了出去,再也不想回舅舅家。

  她在外面待到三更半夜,肚子又饿,又不知道该往哪里去,才灰头土脸地偷偷回来。她看见她们母子所住的间里面还有一盏微弱的豆油灯亮着,她小心地走近,在窗外朝内看,看见小杰已经睡着了,淑华坐在灯下,看着那张结婚照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小君忐忑不安,低着头走进去,淑华并没有骂她,只是拿出外婆预先藏起来的馒头给她吃,慈祥地帮她把脸和手擦干净,小君饿得狼吞虎咽,淑华凄然一笑地说自己的病已经撑不下去了,可能随时会离开她们姐弟。小君哭着扑在淑华怀里,说妈妈你一定要陪我长大,不能丢下我跟弟弟呀,以后我再也不惹你生气…淑华替小君擦着眼泪,并感慨万千地说出往事……

  当初,淑华是在一家刺绣行帮忙刺绣赚钱,刺绣都给一家洋行,而那家洋行是厦门本店过来台南的分行,老板的儿子郑世贤在这里管理,这位少爷是留过洋的,看了她的刺绣,惊叹不已,直说是高尚的艺术品,还带了很多外国的蕾丝花样来给她,让她做参考,是缘份,是心灵上的默契,两人感情一天比一天深,在厦门的老爷十分震怒,派人来接管洋行,并强迫郑少爷回厦门,千方百计要拆散这对恋人,但他俩真心相爱,再大的打击不仅没有拆散他们,反而两颗心更紧密地在一起,郑少爷为了逃避家人,和淑华私奔了。

  两人逃到安平港附近,开了一间小刺绣店,就这样结婚了,可惜幸福快乐的日子却那么短暂,就在两人结婚纪念日那天,郑家的人找上门了,而且把世贤押回厦门,这一去就是整整七年,音讯全无,让淑华朝夕思念。小君追问后来爸爸为什么没有回来?淑华无奈地摇摇头,凄苦地一笑,说我也不知道,或许一切都是命运使然。又说如今我们有遮风避雨的栖身之地就已经很好了,不要怪舅舅和舅妈,要体谅他们的辛苦,好好照顾小杰,尽到当姐姐的责任,把小杰教养成有用的人。

  听了这些话,小君哭着摇头说请妈妈不要说了,她听了很害怕,害怕失去妈妈。淑华只是温柔地摸着她的头,安慰着她,以后一定要勇敢。

  那天以后,淑华的身体更虚弱,有时昏迷一整天,就在那一个寒冷的夜里,眼见淑华越来越昏沉,小君和小杰不断地和淑华说话,想让淑华清醒,并且姐弟俩合唱小星星给淑华听,因为以往只要她们姐弟一唱,淑华就会笑着拍手,称赞他们。但是,今晚淑华却只能拉紧小君和小杰的手,默默地流着眼泪,再一次交代小君,一定要好好照顾小杰……说完,她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了,握紧她们姐弟的手还紧紧地抓着不放。

  淑华被简单的下葬,只有一小块木头做墓碑。外婆难过得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了,她直喊着死的应该是自己。

  因为外婆的身体变得更虚弱,天气一变冷,就更是连走都走不动,也无法再帮忙照料家事。舅妈对外婆的脸色就更难看,甚至不太给外婆饭吃了。为了让外婆不要饿肚子、不要拖着不便的身体做家事,小君担起所有的家务,每当小君累了一天,饥肠辘辘时,还是把偷藏的食物拿给外婆,外婆总是掉着眼泪不肯吃,说自己早就该死了,不该活着拖累他们。但是小君体贴地安慰着外婆,努力说服外婆吃点东西。

  舅妈把淑华留下的漂亮衣服都了,几件值钱的首饰有的留下,有的掉。小君偷偷藏起照片和几幅淑华的刺绣,随时都贴着身体绑在身上,不让任何人拿去。

  小君和小杰哀求舅妈把妈妈的玉坠还给他们,但是舅妈却不肯,直说家里已经没钱了,要把值钱的东西变才能过生活。小君当场承诺一定会赚钱帮忙舅妈维持家计,舅妈听了,勉强同意暂时不要掉那玉坠。

  在外婆的帮忙下,小君和小杰找到竹编灯笼的工作,外婆以前身子还健康时,也常做竹编灯笼换钱,只是现在年纪大了,做不来。外婆教小君和小杰编竹灯笼的技巧,虽然一开始小君和小杰编得不好,但是熟能生巧,为了多赚钱,小君不眠不休地编著,终于赚了点钱,她开心地把赚来的钱都交给舅妈,舅妈满意地要她们多赚一些,就会把玉坠还给她。

  但是,善良的小君怎么想得到,舅妈的话都是在骗她们的。看小君和小杰那么认真的做灯笼,舅舅的儿子阿旺不住嘲笑他们,说其实玉坠早就被当掉了,换了阿旺的一件新棉袍,小君不相信,硬是在箱中翻找,果真找到一张当票,小君想看清是哪间当铺,好设法去赎回。阿旺没想到小君认识字,把当票一把抢走,小君追着阿旺要抢回当票,阿旺却把当票撕碎了一把丢进河中。

  小君和小杰姐弟两连忙涉水去一张一张捡回破碎的当票,小杰还差点被水给卷走,险象百出。好不容易收集来的残破当票,已经分不清上面的字迹了。

  小君与小杰差点出事,让外婆对舅妈更不谅解,也很心疼小君与小杰所吃的苦。自觉愧对他们姐弟的舅舅也和舅妈大吵一架,两人还打了起来。心有不甘的舅妈更是打定主意,非把小君赶走不可,舅妈看小君乖巧、能会唱,长相又清秀,竟动了歪脑筋,想把小君掉!

  小君和小杰还不知道就要大难临头,依然陪在外婆身边,外婆担心他们再出事,总是陪着他们,想把他们看紧,祖孙三人团聚时,小君与小杰极力不让外婆为了玉坠的事再自责,而表现出开朗的样子,让外婆也跟着高兴起来,外婆见这两个孩子这么善良,不记恨,更是欣慰,且感叹不是两个孩子苦命,而是世贤没有福气,才会不知道自己有这两个如此好的孩子。

  有一次灯笼店的陈老板多送了她们一块蛋糕,姐弟两开心地要给外婆吃,外婆不肯自己一个人吃,祖孙三人推来让去,最后才一人一口地分吃完了。外婆开心地说以前她生日,小君的妈妈淑华都会做蛋糕给她吃,现在小君和小杰也跟她一起吃,这真是她一辈子吃过最好吃的蛋糕。

  眼看着外婆的生日快要到了,小君更加勤奋地做灯笼,不眠不休地赶做了好多个,换了钱了面粉和鸡蛋回来,趁着趁着舅妈不在,她和小杰一起在厨里做蛋糕,一个说要加果干,一个说要加黑糖,手忙脚乱,好不容易终于做了一个很特别的小蛋糕,想给外婆一个惊喜,当他们去找外婆时,却没看到外婆的身影。

  这时邻居惊叫着跑来,说外婆在海边的岸壁上站着,现在风浪很大,很危险。小君、小杰捧着蛋糕赶紧往海边狂奔,一面喊着外婆,但是,当他们赶到时,却只见外婆小小的身子,颤危危地往岸壁尽头走去,然后往海里纵身一跳……。

  汹涌的巨浪很快卷走了外婆,小君和小杰都震惊地软坐在地,那个蛋糕也掉落地碎裂。

  当外婆的尸体被捞回来时,悲伤万分的小君还是想不透,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外婆为什么要死。这时,小杰突然很激动,生气地用力打着舅舅,喊说一定是昨晚他们的话,被外婆听到了,外婆才会寻死!

  在网络上疯传的几张照片中,一名女子身着红色的简单工作服站在食堂窗口内,该女子头戴黑色帽子,齐刘海,大眼睛,脸上挂着一丝甜美的笑容,长相颇为精致。也正因此,微博发出之后短短几个小时便迅速在微博扩散开来,刷爆微信朋友圈。在新浪微博中,“扬大食堂女神”一度成为热点话题,引起诸多网友的转发评论。

  原来,舅妈已经找到人要把小君带走,对方这两天就要来接小君了,外婆知道后十分生气,和舅妈大吵一架,但舅妈说万一不交出人来,不但地租无法交齐,就连日子都过不下去,家里的饭不够吃了,难道要全家一起饿死吗?

  外婆难过万分,想少自己一张嘴吃饭,或许小君就不用被掉,所以,外婆早在前一天就把自己所有的值钱东西都掉,到镇上找到当铺,问出那个玉坠被当的地方,赎回了淑华的玉坠,交代邻居要给小君,然后,自己去海边寻死。

  小君知道之后,伤心极了,她宁愿自己被掉,也要外婆过得好好的。小君与小杰还未自失去至亲的痛苦中回复,又得知舅妈根本没打算取消掉小君的交易,小君觉得这个家再也待不下去了,而且也为了减轻舅舅的负担,所以她带着弟弟小杰偷偷地走了,她要实现淑华的遗愿,到厦门去寻找爸爸。

  身无分文的姐弟两一路问人,饿了就敲门请人家给她一点事做,只要给她和小杰一口饭吃。路上有位旅馆的老板见这两姐弟虽是小孩子,却很有礼貌,不像是街头小乞丐,便追问起她们为何会流落在外?小君说要去安平港,坐船去厦门找爸爸。老板听了很同情,说愿意留他们帮忙做点事,隔两天,自己的店会有由安平港送来的鱼货,到时可以请送货的人顺便载她们过去安平港。但老板也劝她们回去舅舅家,直说你们在舅舅家至少有个照应,两个孩子怎么可能到得了安平港呢?小君微笑没有响应,但她的决心却很坚定。

  其实,老板还是担心这两个孩子无法独力漂洋过海去厦门,因此由小杰口中套问出他们舅舅的住处时,便叫人去联络她们的舅舅,来带她们回去,而小君与小杰还浑然不知。

  或许是运气好,老板派去的人还没回来,送鱼货来的人已经先到了,竟然就是船长阿发!小杰一看见阿发,开心地大叫爸爸,便扑上去抱住不放。

  阿发又惊又喜,老板误会阿发竟是抛弃他们姐弟的人,还好小君解释清楚了。阿发连忙把小君与小杰带回去,问他们这段时间他们跑哪里去了?为何突然间音讯全无?小君与小杰说出淑华不得不离开的事,阿发听了愣了半晌,悲伤难,直叹着气说,要是自己早一天回去就好了……

  原来,在淑华母子三人离开的前一天,阿发在港边的旅店听到有人从厦门来,在打听淑华母子的下落,阿发套问出似乎是郑老爷只想让孩子认祖归宗,却还是不承认淑华。阿发知道淑华把两个孩子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,万一这些人找到淑华,硬把孩子抢走,那么淑华肯定活不下去!因此,阿发设法绊住那些来找的人,隔日才去找淑华通报这件事。绊住那些人时,阿发顺手取得郑老爷在厦门的联络地点,他就是想拿给淑华,好让淑华可以找郑世贤。

  但是,当他去找淑华时,却已经不见人影了。没想到这一别就是永诀,而两个原本乖巧懂事的孩子,也受到这么多折磨。

  阿发心疼极了,承诺着要代淑华照顾小君与小杰,甚至认养他们。但是,小君与小杰不愿意,小君说自己一定要找到爸爸,他才是自己真正的爸爸!

  阿发不舍至极,他知道两个孩子绝对无法平安的到厦门寻父,因此坚持自己和他们一起去,就这样,阿发亲自以渔船带着他们到厦门。

  当船到了险恶的黑水沟,只见小君站在甲板上,望着汹涌的波涛,她坚定的告诉妈妈,就算山再高,海再深,路再远,她都一定会带着弟弟找到爸爸。

  ⬆ 镇党委委员、武装部部长陆瑞青,党委委员、纪委书记许月清,党委委员李书燕为优秀党务工作者颁发荣誉证书。

  阿发带着小君和小杰到了厦门,便前往阿发打听出来的大饭店,这里据说是郑家的人要和小君与小杰联络的地方。饭店的赖经理一见到小君与小杰真的来了,连忙妥善招待他们,让他们住头等,给他们吃好的。阿发、小君姐弟都因为就要父子重逢而高兴,晚上兴奋得睡不着,姐弟不断做着一家重逢的美梦。谁知道这背后,竟还有着可怕的计谋!

  赖经理竟找了人假扮世贤,不知要把两个孩子带到什么地方去,小君机警地发现这个爸爸是冒充的,想要逃走,却被硬生生地抓回来,眼看就要被带走,还好阿发船长及时赶到,救了小君与小杰,自己却失手误杀了赖经理的手下,而被关在牢里。

  小君与小杰苦求狱警,才得以见到阿发一面,阿发懊恼地说自己杀伤了人,是重罪,短期内无法脱身,他要小君与小杰先去找他的朋友,有个安身之处,再做打算。

  身无分文的小君和小杰依照阿发船长的指示前往港口,却发现赖经理循线找到阿发船长的船,守在附近等着抓小君和小杰。小君和小杰不敢就这样现身,怕被发现,因此又默默地离开了,打算过一阵子,风头过了之后再回来。

  小君替大宝包扎时,意外地发现大宝身上的胎记,似乎就是巴爷爷说过的儿子特征,小君连忙追问大宝的来历,大宝说自己只记得小时候和爸爸在车站走失,小君难过地告诉他,他的爸爸已经过世了……大宝听了更是难过。

  小杰高烧未退,小君赶紧冲出去,一路狂奔至港口,却得知阿发船长的朋友前一阵子有事远行了,小君心情沉重且落寞地回到破屋,却不见小杰与大宝的身影,他急得像发疯地四处寻找和询问,终于在一家私人诊所找到了大宝和小杰。

  原来,大宝看见小杰高烧而昏迷,他紧张的要命,不顾自己的手骨被打断的痛苦,背着小杰到这诊所求医,而且也付了医药费,小君既感激又难过,不住而责骂大宝又去扒窃,否则怎么有钱付医药费?大宝说他把挂在胸前的那块小金牌拿去掉了,那是和他走失的父亲留给自己唯一的纪念,小君听了,泪水澘然落下,也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妈妈,抱着大宝痛哭失声。

  诊所的邱医师仁心仁术,他把小杰的病和大宝断了手骨的伤都治好,邱医师他也是这间诊所的院长,年过半百,但膝下犹虚没有子女,欧文当年为什么转会去皇马 又为什么离开呢,知道小君她们三人的遭遇之后,非常同情,有意一口气认养她们三个孩子,还说人多多福气,但小君说他还有爸爸,飘洋渡海、千里跋涉就是为了寻亲,同时也拿出那张泛黄的爸妈结婚照和鸳鸯刺绣让邱医师过目,希望邱医师能认出爸爸或是提供一点线索。

  邱医师并不认识小君的爸爸郑世贤,但看见那些鸳鸯刺绣却是心头一震,因为晩婚的邱医师在十年前结婚时,托人从台南带来一对鸳鸯绣枕,其手工之精致细密,巧夺天工,如出一辙,显然是出自同一人的精心杰作,而这人就是小君的妈妈淑华。

  邱医师感慨万千地说,他依稀记得有个叫秋凤阿姨的女人是从台南来厦门开刺绣店,应该师出同门,或许多少能提供线索。

  经邱医师这么一提,小君顿时想起小时候,一个叫秋凤阿姨的女人经常到家里来跟妈妈学刺绣,后来嫁到厦门自己开店创业。小君有如绝处逢生,他兴奋地带着小杰赶紧去找秋凤阿姨。

  至于大宝,因为邱医师很赏识他小小年纪就这么讲义气,虽曾沦为扒手,但不失耿直与坚毅,况且英雄不怕出身低,邱医师决定收养大宝,让他能过好日子,受好的教育,邱医师这种悲天悯人的胸襟,让大宝下跪感恩,享受到人间温暖,同时也向父亲之灵告慰,将来一定会当个好孩子,决不会让邱医师失望。

  小君带着小杰找到了秋凤阿姨,没想到秋凤阿姨遭车祸而丧失记忆,这条线索又断了,但邱凤阿姨的丈夫彭立翔却很诚恳地收留这对姐弟,视如己出的呵护和照顾,殊不知彭立翔包藏祸心,小君和小杰姐弟已陷入虎口而完全没有察觉,原来彭立翔为了医治秋凤,已花费所有的积蓄,如今已是山穷水尽,不得不走绝路,那就是要把这对姐弟去上海。

  小君苦苦哀求,还拼命叩头,独眼大叔总算放过了小杰,不过却规定每天要乞讨到一定的数目,否则就要挨打。

  小君和小杰像其它的孤儿一样,为了搏取人家的同情,穿得破破烂烂,一脸脏兮兮地出去行乞,而独眼大叔和大婶都会在附近监视,以防她们逃跑。

  第一次当乞丐,小君和小杰都觉得很丢脸,不敢死命纠缠路人,所以根本没讨到什么钱回来,结果,姐弟俩都挨打了。

  小君和小杰怎么也没想到,美芳偷偷地来到孤儿院看小君和小杰,且暗自希望他们永远都不要再回来!美芳并以善心人士的身份,请院长好好照顾这些孩子,让他们早日被好人家领养。

  原来,之前美芳早已安排妥当,要阻止小君与小杰回来认祖归宗,以免夺走属于她的女儿如苹的所有家产。她知道小君与小杰流落入乞丐集团手中,才会通知警方抓人,目的就是让小君与小杰被送入孤儿院,被别人领养,永远不会有机会再找到世贤。

  在孤儿院哩,小杰因为思念淑华和外婆,所以变的很爱哭,也因而常常受到其它孤儿的欺负,幸好有姊姊小君替他解围,不过,小君毕竟是个女孩难免打不过其它的大男孩。可是,为了保护弟弟,他的勇敢和坚强让其它孤儿感到钦佩,而善良的小君也不会记仇,甚至还宁愿自己挨饿,而把食物分给其它的孤儿,小君也不藏私的主动教孤儿院的小朋友们弹琴、唱、跳舞,令大家非常开心,所有的人都和小君与小杰成了好朋友,不会再欺负小杰了。

  孤儿院的院长江奶奶很疼爱小君,每当有人来领养孤儿时,都特地把小君打扮得漂漂亮亮,希望他能被有钱人家领养而能过好日子,虽然曾经有机会被领养,但他坚持不肯跟弟弟分开,所以失去了机会,但他并不后悔,因为他永远牢牢记着妈妈的遗言,也永远记着对妈妈的承诺,那就是会好好照顾弟弟,不会跟弟弟分开。

  这天,很幸运地,终于有一对住在福州、叫吴汉文的夫妻愿意同时领养小君和小杰,让这对姐弟很兴奋、很开心。

  原来,吴汉文夫妇有个八岁的儿子明辉,他患有自闭症,整天不笑也不爱说话,虽然家里有很多玩具,但他都不喜欢,经常一个人在发呆,甚至连三餐都要人喂才肯吃,为此,吴汉文夫妇伤透脑筋,只好听从的建议,就是替儿子明辉找个玩伴,因为,同年纪的小孩比较能沟通,也比较容易亲近而破除心理的障碍,对病情会有很大的帮助。

  吴汉文夫妻领养了小君和小杰之后,对她们很好,也把她们当作自己的孩子那样疼爱,不过,明辉似乎很排斥小君和小杰,经常无理取闹,甚至还会借故发脾气出手打他们,但小君总是了下来,因为他吃过太多苦了,也受够太多折磨了,这么一些痛苦对小君来说根本不算什么。他也知道今天能脱离孤儿院苦涩的日子,而在吴家感受到温暖,这全是好心的吴汉文夫妇赐予的,所以小君怀着感恩的心,处处包容明辉的任性耍脾气,而且很有耐心地教导他、照顾他,但明辉这孩子始终不领情。